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和老师结婚
和老师结婚
 
  哀莫大于心死,此时此刻我的心真的死了,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经历了两次失恋的打击。如果说阿琪的离去,是我为初恋付出的代价的话,老师的卜辞而别,对我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被人同时能够拥有妻子,情人,恋人等等纷繁的情感,而我却连仅在身边的幸福都把握不住呢。


  我再次回到了无序的生活状态,整日昼夜颠倒,借酒消愁。谭火他们只当我是不能从阿琪给我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惊叹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情种。我内心的苦闷谁又能知道呢,失恋的男人最不想做的事就是向人倾诉了。

  事实上这些年没有一刻我能忘记里给我造成的伤害,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老师重新回到我面前我该怎么办。

  可是今晚,老师就在我的面前。看着她均匀的呼吸,胸口起伏有致,一切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我不禁惊叹岁月的刻刀竟然没有再老师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左手依然很痛,然我不能有进一步的动作,我不得不拨打了120急救,在确认了我可以为此付出200元的急救费,他们承诺十五分钟之后救护车就会感到。

  为什么老师会晕倒在我家的门前呢?这个问题只能等她醒来才能知道答案。很准时,在第十五分钟的时候,救护车来了。经过简单的诊断,医生告诉我,我的左臂桡骨断了,靠!不会吧,我又不是豆腐做的,这么容易就骨折。在我刚想反驳的时候,一阵激烈的疼痛,让我不得不闭上嘴。

  在医院,医生给我做了固定,并为办理了住院手续,按照医生的建议,我要在此幸福的治疗一个月,真是祸不单行。做好治疗以后,我打着吊带,来到了医生办公室,询问老师的病情。

  “这位女士可能患有严重的脑疾,目前情况我们还不好说,要等到明天早上做了CT之后才能知晓。”医生向我解释着。

  “脑疾?能说说是什么吗?有多严重?”听说老师的病情可能很严重,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喉咙。

  “根据我的经验,这位女士的脑部可能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某种恶性病变。你是她什么人?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其他的事情要等明天检查完了再说。”

  在焦急与不安我熬过了一夜,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追究当年老师为什么不辞而别了。

  不知不觉中天亮了,不顾医生的劝阻,我坚持要陪老师一起去做CT。一个小时以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只听见医生的嘴里冷酷的吐出了两个字“脑瘤!”,霎时间我的血液凝固了。天地之间在没有值得我关注的事情了,为什么我深爱的人会遭遇如此的不幸,我不敢想象怎样去面对苏醒过来的老师。

  看着老师静静的躺在病榻上,呼吸平静而沉稳,就像睡着了一样。可谁会想到罪恶的病魔正在吞噬着眼前这年轻而美丽的生命呢?茫然中我来到了医生办公室,我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自己的耳朵除了问题。

  “年轻人,虽然很不幸,但是我们不得不告诉你,这位女士患的是晚期脑瘤。这种疾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治愈的办法,尤其是中晚期的脑瘤情况就更糟糕。”

  “那还有没有希望呢?”医生似乎不忍心看到我绝望的目光,“目前能够使用的唯一的治疗方案就是手术,但是梅女士的肿瘤较大,而且生长的位置也不是很好,手术也只有不足百分之五的把握,所以我们的意见是保守治疗……”

  我听不清医生后来说了什么,灵魂在空中不停的飘舞,找不到依靠。知道此刻我才知道,我依然深爱着老师,尽管当年她弃我而去,但是我相信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病房里,我坐在老师的床边,颤抖的手不停的抚摸着她清秀的面庞。无助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全身,我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没有办法给与老师活下去机会。“也许半年,也许三个月……”想着医生刚才说的话,恐惧不由自主地占据了我的身心。

  老师的身体发生一阵轻微的振颤,我知道她醒了。老师并没有睁开眼睛,两行清泪由老师的眼角倾泻而下。

  “老师,你醒了吗?我是陈错,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我轻轻的说到。

  “错,是你吗?”老师轻轻的张开了双眼。“是我,昨天你晕倒在我家门前,现在我们在医院,昨天我摔断了胳膊……”看到老师醒来,我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啊!你的手臂断了吗?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看,还疼吗?”老师挣扎着想要做起来,但是虚弱的身体已经无允许她起身了。

  我温柔的将老师按回到床上,“你别动,医生刚刚给你检查过身体,你现在很虚弱,不能乱动……”我强展笑颜,不忍心把如此残酷的现实告诉她。

  老师缓缓的闭上眼睛,泪水再一次由老师的眼中流出。“你知道我的病情了,是吗?”老师问我。

  “……”我无以言对。

  “错,在英国的时候我就检查过了,我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医生说我的时间不多了,否则我也不会不顾一切的跑回来找你。错,你恨我吗?”

  看着老师坦然地表情,我没想到她早就知道自己身患恶疾,“为什么要恨你,对你我只有爱,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面对着此时的老师,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对她我根本就很不起来,更不用说是这种情况。

  “错,本来我想一辈子都不会来见你了,但是自从我知道我的病情,对你的思念就越来越强烈,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对你的思念,所以我回来了。你还好吗?我的小老公。”小老公是老师对我的称呼,此时此刻听到她这样叫我,忍耐已久的泪水从我的眼眶里不停的掉下来。

  整个上午在老师轻声地诉说中度过,我终于知道了老师当初离开我远嫁到英伦的原因。事情还要从我们毕业前的一个月说起,那时候我们获得了全国计算机技术大赛的第一名,大赛的评判长,雷子明是梅老师带的得意门生。早些年还在大学的时候他曾经追求过老师,却被老师拒绝了。在我们获奖后也就是我和老师确定关系后的某一天,老师接到了雷子明的电话,电话中雷子明说他即将移民去英国,在临走之前想请老师一起吃饭。我们的作品能够获得一等奖,雷子明的因素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尽管老师不愿意但还是接受了他的邀请。让老师没想的是进餐的地点是在雷子明的住所,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席间雷子明再次向老师示爱,并且一再炫耀自己这些年的成就。可是此时的老师心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老师就对他说了NO。万万让人没想到的是,雷子明竟然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再他又一次遭到老师的拒绝的时候,竟然兽性大发,强暴了老师。

  经历了这件事以后,老师再也没有见我,她不能原谅自己对爱人不忠的行为,尽管那不是她的本意。与此同时雷子明大耍手段,从梅老师处打开缺口,最终在父母的压力和自暴自弃的情绪中,老师答应嫁给雷子明,并和他一起移民去了英国。

  在英国生活期间,雷子明想尽一起办法来补偿老师,但是老师始终没有原谅他。用老师自己的话说就是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折磨曾经过毁掉她一生幸福的人。就这样直到最近老师常常无缘无故的晕倒,才去医院检查。

  “错,你知道吗?当我知道自己得了脑癌的时候,我最大的心愿不是发生奇迹,而是要用这最后的时光和你在一起,全心全意的作你的妻子,来补偿这些年我对你造成的伤害。现在我终于回来了,而且你就在我的身边,我现在好开心,就算马上死去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老师,我爱你,我不要你死……”我激动得叫喊着。

  “错,别这样好吗?我的男人永远都是坚强的。”老师安慰着我。

  我能想象的到这么多年和一个自己憎恨的人生活在一起是怎样的痛苦,老师的脑疾有可能就是长期积郁造成的,雷子明,你这个混蛋,只要有我陈错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接下来的几天我寸步不离的守护着老师,在此期间小欣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我都没有接,只是给梅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和老师一起去了黄山,老师不想梅老师在为她的事情担心,所以没有说实话。

  老师的病情得到了暂时的控制,医生准许她出院。不顾老师的反对,我也办理了出院手续,和老师一起回带了我的公寓。

  回到家里的第一天晚上,我亲手做了几道菜肴,和老师共进晚餐。我们彼此诉说着分别数年的相思之情,那一刻,我感到当年那个热情奔放的老师又回来了。

  餐后,我温柔的把老师抱上床,为她盖好被子。在我向老师到了一声晚安之后,老师轻咬着下唇,羞红着脸对我说:“错,不想要我吗?”

  “你的身体不好,我们还是不要……”我真的很担心她的身体,只要老师能回到我的身边我就满足了。

  “小老公,我回来就为了做你的妻子,你不要这样好吗?我没事的,相信的你的妻子吧,如果你今天不要我,我会很失望的。”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老师对我的爱,但是我没有想到这爱来的如此热烈和毫无保留,看着床上娇羞无限的老师,我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热爱,我会珍惜和老师在一起的每一秒钟。

  老师主动脱去了身上的衣物,那熟悉的胴体再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爱河在我们的心中涓涓流淌,老师,我来了,那一刻的天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今后我将怎样面对没有老师的日子……

  清晨的曙光由窗帘的缝隙斜射进来,倾泻在床上。老师温柔的睡在我的身边,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散落在我的胸前、枕上。想到昨晚老师的温婉承欢,我的心不由得一荡。我披起睡衣,慢慢的起身,一双柔滑的藕臂从我的身后伸了过来,把我紧紧地抱住。

  “干什么去呀?小老公。”老师轻咬着我的耳朵。

  “我要给你弄早点啊,”我说,“但是我现在就要吃了你……”说着我转身扑向了浑身赤裸的老师,这种事一开始就没办法停下来。我们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忘情的吻着,不知疲倦的探寻者彼此身体的奥秘……

  上海的初春异常寒冷,我不由得羡慕起北方人的生活,那里天气虽然寒冷,但是室内都装有暖气,只要不出门那就舒服的紧。上海就不行,明明冷的要死,还不装暖气,弄得人们在寒冷的天气中都跑出来晒太阳。

  我和老师漫步在小区的绿地上,暖洋洋的日光在天地中默默地流淌。看着草地上嘻闹的孩子,他们是那么的开心。

  “错,你喜欢小孩吗?”老师问我。

  “喜欢,看到他们我才知道为什么作家喜欢把孩子比喻成花朵,童年真的是花一样的季节。”我回答着。

  “可惜我的时间不够了,否则……否则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说到这里,老师黯然的垂下了目光。

  我的心中不禁一阵恻然,这些天我们一直都在回避这个话题,但是我们都知道,从我们重逢的那一天起,再次分别就是一个没人能够改变的约定,一个生与死的约定。

  老师抬起头,眼神中透露着坚毅,“错,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我问到。

  “你先答应我好吗?”对于女人提出的这样的要求,没有人会狠心拒绝的。

  “好的,我答应你。”虽然心中隐隐感到不妥,但是我还是妥协了。

  “给我一个孩子好吗?就算我没有能力把他生下来,我也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到时候我们母子一起去天国,一起为他的爸爸祝福,我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那一刻我感觉到老师对我的热爱是如此热烈,“我答应你……”话还没有说完,老师已经扑进我的怀抱,忘情的热吻在我们中间蔓延开来。

  南京路,我和老师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老师开心的就小燕子一样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欢叫着。也许是受了她的感染,连日来压在我心头的阴霾也逐渐散开。我们一家一家的逛着商场,像两个购物狂一样。走累了,我们就在路边的咖啡店喝上一杯咖啡,小憩片刻,然后继续战斗。有时候看着累得娇喘嘘嘘老师,我会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背起她大步走上一段。黄昏时分,过度劳累的老师竟然在我的背上睡着了,我不忍心打扰老师恬静的睡眠,没有叫车,就这样背着她朝家的方向走去。

  终于到家了,我竟然走了十多公里,还背着一个人。刚进家门,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铃声惊醒了沉睡中的老师。

  “啊!”老师揉着惺忪的睡眼,不知身在何处。

  是黄立维的电话,这时我才想到我会来已经有五天时间了,在这期间我没给公司打过电话。我竖起食指,向老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喂,您好,是黄总吧……”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黄立维那帅直的声音由另一端响起,“我说你是怎么回事,玩失踪是不是,你到底在哪儿呢?”

  “对不起黄总,我刚回来就不小心摔了一跤,左手摔断了,一直在医院,脑袋也混混沉沉的,没想起来打电话请假。”我狡辩着,看着老师忍俊不止的俏模样,我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不过没办法,她根本就不怕我,反而笑得更厉害了。

  听到我这样说,老黄那边的语气也明显软化下来,“你小子怎么总是毛毛草草的,伤了也不说一声,怎么样,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你。”

  我吃了一惊,这位黄老总就是有个说一不二的个性,“没事没事,现在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明天早上就出院了,一出院我就去公司报到。”

  黄立维没有再坚持,“你小子一周没来上班,公司的人都传言你辞职了,王总把我找去了三趟,问我手下的兵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替你瞒着,说你病了,看来还蒙对了。要不是你这次的任务完成得这么圆满,我也保不了你,明天来的时候带着住院证明来补个假。”

  我千恩万谢的和黄立维说了几句收了线,老师那边再也忍不住了,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我摔断手了,脑袋还混混沉沉……笑死我了,你撒谎也不脸红,呵呵……”老师不依不饶的嘲笑着我。

  “撒什么谎,至少有一半是真的,要不是你我能摔断手吗,你还好意思笑。”放下电话,我佯怒说到。

  “哼!自己笨还不承认,别人怎么没摔倒啊,还要来怪我,不理你了。”老师皱着可爱的小鼻子说到。

  过了一会儿,老师没听见我的声音,转过身来才发现我已经不在了。

  “陈错,你在哪儿啊?陈错……”老师的声音带着哭腔,焦急的到处找寻我。

  “陈错,呜!……”老师哭着冲进了厨房,紧紧地抱着我,她凄惨的神情把我弄得一头雾水。

  “乖宝宝,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心疼得说到。

  “就是你欺负我了,就是你……”老师不依不饶的说着,“我还以为你生气了,不要我了……谁知道你跑到这儿来了,啊嚏!”我连忙把手中的辣椒面盒子盖好。

  我转过身来,抱着老师,“别哭,乖,是我不好,哭坏了就不好看了。”我心疼得拭去老师脸上的泪水。

  “啊!”老师尖叫着跳开,“陈错,你坏死了,你手上是什么?”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刚抓过辣椒,唉!真是关心则乱啊。

  “嘭!”老师跑进卧室,任我怎么叫也不开门。

  “老师,好宝宝,开门吧,我做好饭了,有什么情绪吃过饭再闹好不好!”我在门外叫老师出来吃饭。

  门开了,这时我才看清,老师的眼睛通红通红的,像一只可爱的白兔。没有离我,老师径直走到饭桌旁,气鼓鼓的开始吃饭。

  席间我不断的向老师道歉,给她讲笑话,可是老师一直没有理我。晚餐的后半段是在沉默中度过的,餐后,老师默默的收拾着碗筷。感到十分无趣的我走到阳台,点燃一支烟。老师的身体不好,我已经有一周时间没吸烟了,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有我的身后贴了过来。

  “错,我真的好怕,我怕有一天你不要了,就像刚才一样默默的走开了……”老师凄婉的说着。

  “怎么会呢,我说过,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只有接受……”我喃喃的在耳边说着她永远都听不够的情话,窗外的月光为老师的脸庞增添了一缕圣洁的光辉。

  古今中外的神话故事很多都是从爱情开始的,就连圣经也不例外。那个名叫亚当的男子,为了追求那一份向往已久的感情,宁愿牺牲自己的一根肋骨。与很多凄惨的爱情故事相比,亚当牺牲的只是一根肋骨,最终犯的错也只是偷吃了一个苹果。但是更多的人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是生命。

  水滴石穿,时光长河的流淌会在每个人内心的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虽然只有二十七年,但是生命给我的感悟太多了,看着身边熟睡的爱人,她离我的距离是那样的近,但是我知道仅仅在几个月之后,她将永远的离开我。我已经没有力气痛哭了,撕心裂肺的痛苦早已把我折磨得麻木不仁。

  我相信我和老师之间是情比金坚的,但是金子有永恒生命,为什么我们不能,哪怕让我们一同离开人世也好,那样就不会有剩下的一个人去承受那难以名状的痛苦了。

  “小老公,我是你的,永远都是……”老师梦呓着。

  不管有没有明天,现在的老师还是属于我的,我感谢上苍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把老师送回到我的身边,让我们的爱情能有一个不太完美的结局。

  胡思乱想中天亮了,不顾我的反对,老师起身给我做了出院以后的第一次早餐。今天老师的情绪很好,不时用她那还有些许红色的眉目瞟上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吃好了饭就去上班,我可不想嫁给一个家庭妇男。”老师俏皮的打趣着。

  “我去上班你干什么,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吗?”我也不依不饶的回敬着。

  老师白了我一眼,喜滋滋的说道:“我要回家拿一些东西,告诉爸爸妈妈我不在家里住了……”老师露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要怎么喝他们说呢……噢,不管了,反正我要和你在一起,谁也阻止不了。”老师坚定的说着。

  “要不要我去和梅老师说,我偷了他乖女儿的芳心,弄得她哭着喊着要和我住在一起呢?”

  “别臭美了你,快去上你的班吧,晚上不许和别人鬼混,回家吃饭。”老师命令着。

  这几天我的手已经基本好了,除了不能太用其他的和平是没什么区别。为了证明伤势,我将前几天用的吊带又找了出来,挂在脖子上。

  当我夸张的呲牙咧嘴的走近公司的时候,一大群人围了过来,嘘寒问暖,搞得我也是不厌其烦。

  “陈错,你过来一下。”黄立维严峻的面孔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向众人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转身向黄立维的办公室走去。

  “抽烟。”黄立维拿出一支中华递到我的面前。

  “不好意思,我戒了。”昨天我暗下决心戒烟,我不想让老师生活在二手烟的毒害中。

  “哦?”黄立维想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在确定我不是开玩笑以后,自己点上了一支。

  “伤好得怎么样了?”黄立维问我到。

  “基本上没事了,就是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了。”我回答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