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失忆落难
失忆落难
  「豪华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啊!」

  随着我发出的超大龙卷风,紫婷她们被龙卷风包裹着飞向高空。
  看着三女的离去,我稍稍松了口气「好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要跟随你做老大」强盗首领抱拳行完礼后和十几个手下大步走进我新制造的一个龙卷风里。
  就着样我一连做了一百多个超大龙卷风,才把这里的一千多号的人全送走。
  「好了现在该自己了……呼……呼……」
  由於魔力超负荷的使用,我现在可以说是到了极限了。
  地面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山洞上方不断的有巨石落下,一阵爆裂声由紫婷制作的冰之护罩那传来。
  一股深红色的岩浆穿破护罩直向我冲来。
  「啊……」
  我急忙用体内仅存的一丁点的魔力做了一个风护罩把全身罩起来,剧烈的热能从风护罩外传来「呵呵……啊……我真笨……护罩虽然能挡的住岩浆……可是不能挡住炎热啊……」
  我感觉就像身处烤炉中一般,自己都能闻到肉被烤焦的味了,全身的刺痛渐渐的转成了麻木。
  我的知觉慢慢的失去「不!我不能死,我还没有活够,我还有三个绝美的老婆等我回去抱呢。我还要和她们生一个连的娃娃呢。」
  我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我用尽全力把自己的身体为中心放出了一个龙卷风,接着我两眼一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丫头,快来看啊!你捡回来的人醒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这里是那啊?为什么我感到全身好痛啊!」
  「你终於醒了啊!我还以为你醒不了了呢。」
  一个全身穿着补满补丁的少女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为什么我感到全身好痛啊!还一点力气都没有动都不能动」看着那张脸上有块大疤的少女我无力的问道。
  「那要问你啊!我发现你时,你全身的皮基本上都没了,你知道吗,我和我娘为了给你包扎伤口,到处去讨人家不要的破衣服连给我补衣服的布都用来给你包扎了。」
  少女还惋惜的抚摩着绑在我手臂上的布。
  「不提这些了,对了!你叫什么啊?为什么会伤成这样?你可是我有生以来看到伤的最重的一个了」「我是谁?为什么我不知道我是谁啊!」
  我用仅能活动的右手激动的拉着少女的衣袖。
  「不要这幺激动啊!你忘了叫什么慢慢会想起来的,哎呀!你把我的衣袖拉下来了。」
  少女拿出一根牵有绳子的鱼骨头,摆弄着被我扯断了的半截衣袖。
  「……对不起,我真的能想起来吗?」
  「可能吧!以前和我娘一起讨饭的一位大婶,在讨饭时被有钱人家的大狗追着拚命的逃,后来一不小心头撞到了一棵大树上也和你一样醒来连自己性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不也记起来了嘛。」
  少女把袖口用线缝了起来道:「你一定饿了吧?看来着个袖子和你有缘,以后就当你的饭袋吧!我现在出去给你讨点东西吃,放心你以后会记起自己是谁的,现在就好好养伤吧!」
  「……」
  少女和她娘走后,我开始打量起我呆的地方,这里是一个用枯树枝和稻草组装而成的小屋,我甚至还能从屋顶看到天上的白天蓝云。


第23章养伤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稍微的动一点点我的身子就连锁反应的痛个不停。
  「难到我的下半辈子就这样了?我到底是谁?」
  我心里万分的痛苦,可是无可奈何,真想能够出去找回以前的我。
  那扇用树枝和草绳绑成的「门」被打开了。
  那位少女兴冲冲的走到我的面前「你看!今天真是好运,我讨到了一碗剩饭耶~ 你等着我这就去把它做成粥。」
  说完少女又飞似的冲到了屋外。
  接着我的耳边传来了火烧树枝的爆裂声。
  过了大约二十几分钟,少女双手端着半个盛有白米粥的瓦罐,小心翼翼的走到我面前。
  「来你不要动我来喂你,你都昏迷五天了一定很饿了吧!不要动我来扶你」少女看着我挣扎着想坐起来时,连忙放下「碗」帮我在背下垫了不少的稻草。
  「这样行了吧」看着我坐靠在她的「杰作」上满意的问道。
  「恩,这样好多了……」
  刚才的活动痛的我差点没了半条命。
  少女非常小心的帮我把包在下巴上的布条微微松下,一股强烈的草药味直冲我的鼻孔,「厄这是什么味道啊?」
  「当然是给你治病的药啊!我们身上要是有伤都是用这种山上采的草药治的,你不要动我在帮你解绷带呢」少女解完布条又用一块布帮我搽了下草药「这样你就可以喝粥了。」
  少女用一把小勺子把白米粥小心翼翼的喂到了我的嘴里。
  我一口气把一锅的白米粥都喝光了「还想喝?没了哦~ 等下我在去讨讨看,希望还能要到点乾饭」看着少女走出屋子的时候我好像感觉到什么「对啊!我把粥都喝了她吃什么呢?」
  丛屋子破漏的「墙壁」上我看见她正在舔食着我刚吃完的那个瓦罐,顿时双眼一热慢慢留出了两道眼泪,我知道这个情景将在有生之年牢牢的刻在我的心上,永不忘记。
  「高个,今天感到好点了吗?」
  因为我记不起自己的名字,小霏就帮我取了个高个的名字,原因大该就是我比较高大吧!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快一个月了,我们彼此也都把对方看成了一家人。
  小霏她的父母都是乞丐,所以她一来到这个世上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小乞丐,在她还没满月时父亲就病死了。
  具小霏所说她脸上的疤是小时候,因为她娘好几天讨不到东西吃,眼看小霏快要饿死时有一位老头来到她们的面前。
  老头给了她们一个金币,不过金币并不是白给的条件就是在小霏的脸上留个疤,当时小霏娘心想留个疤总比让女儿饿死的好,也就同意了。
  「我感觉好多了,你看」我用力把手撑在「拐杖」上艰难的站了起来。
  小霏连忙跑过来扶着我「知道你厉害啦~ 快坐下来,看今天我讨到什么好吃的了」「哇……是半个肉包子啊!」
  「你快吃吧,多吃点病才好的快啊!」
  小霏把包子塞在我的手里。
  「我不吃,你吃我知道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看着小霏苍白的面孔,我知道这几十天来她为了我没有吃饱过一顿。
  「那这样吧!我咬一口你也吃一口好吗?要不咱们都不吃了。」
  小霏看拗不过我就提出着这幺个条件。
  「好……」
  我的双眼又湿润了,可是我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看着她把包子咬了一口,我也咬了一口「那时你真的一点都不觉的疼吗?」
  「恩!那个老头就用手指在我的脸上点了一下,我就觉的脸微微热了一下,一点都不疼」「是嘛?真是个奇怪的变态老头,要不是他你现在一定很漂亮!」
  我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
  「也不要这幺说他,要不是他的那枚金币我和我娘说不定早就饿死了呢。」
  「小霏,我想明天和你一起去……去要饭」「不行,我知道你以前一定是个大少爷,在我发现你时你身上的碎步都是最高级的料子,你怎么能和我们去乞讨呢?在说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呢!」
  「什么少爷不少爷的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在说你看我现在的造型不去要饭是不是很可惜啊!」
  我趴在地上做了个很「COOL」的样子。


  「小霏,我想我们因该到人多的地方讨吧!为什么在这小巷里,这里连人影都没几个。」
  小霏扶着我站在小巷一面破墙旁等待人家的施舍。
  「高个你不知道,讨饭也有底盘分的,我和我娘都是女儿家怎么抢的过那些男的呢。」
  我忍不住哭笑道:「呵呵连要饭的也争地盘啊!」
  「那当然,在大街上那些大爷小姐们看到我们要饭的,都会把吃不掉的扔给我们吃,有时还会施舍点铜元呢!在这里我们也能讨到点剩饭什么的,不过就是没有大街上来的多。」
  终於看到有一位老婆婆往这走来,我马上趴在地上和小霏一起求讨。
  「可……怜……可怜我们吧……给点吃的也行。」
  自尊心让我变的有点大舌头。
  「没有没有,走开」老婆婆恶狠狠的登了我们一眼,飞快的走了。
  「高个不要难过乞讨是这样的,听多了就习惯了。」
  小霏安慰道。
  我们就这样在小巷里呆了半天,站的脚都软了可还是什么东西都没讨到。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方便」一下」小霏扶我坐在地上后飞快的跑到一片小竹林里。
  「咦,看那群人穿的多好啊!身边还带了这幺多的狗,一定是有钱人,我去向他们讨吧」我从地上爬起来向那些人走去。
  带头的是一个超机大胖子,看起来足有三百多斤吧!他身后还带了十几个人,每人还各牵了一条大狗。
  当我走到那胖子马下正要跪下乞讨时。
  小霏在竹林边大叫「高个快跑啊!他们都不是好人专拿我们这种乞丐当畜生一样玩的,逃不了就会被那些狗咬死的啊!」
  我一听急了,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就这样被狗咬死怎么行?我转头就逃。
  「呵呵,你以为逃的掉吗?」
  那胖子满悠悠的对手下说道「好了,放狗」看着那群大狗向我们冲来,还有那些人比魔鬼还要毒的笑容,我跑到小霏那抓着她的手就拚命的逃,也管不了在逃跑时被拉扯又重新破裂的伤口,耳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些人恶毒的笑声。
  我和小霏拚命的逃,以不知不觉的逃到了一片荒地上,没想到跑了怎么远狗还在后面没追上我们。
  「哎呀」小霏一不小心被路上的一块石头扳倒。
  眼看那十几条恶狗就快冲上来了,我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护到小霏身前,反正我这条命是小霏救的能替小霏死我也认了。
  跑在最前面的一条大狗已经身在半空中向我扑来,小霏眼看大狗就要扑到我的身上,哭叫了一声「不要……」
  后就晕了。
  就在大狗离我还有大约十釐米时,我紧闭双眼,本能的双手向前一推,等待着恶梦的来临,可是等到的不是被撕咬的痛而是一连串的爆炸声。
  「……」
  我慢慢的睁开双眼,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十几条狗都七倒八歪的死在地上,身上还冒着青烟,我身前大约直径十五米的地面全都变成了黑色,还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眼前的情景显然是被雷击中后导致的结果,我惊讶的抬头看了看天上「没有乌云啊!怎么会打雷呢?还打的这幺准?」
  「高个,发生了什么事?」
  小霏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也同样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老天看我们可怜,而这些狗又太可恶就用雷电把它们劈死了吧!」
  「……信你才怪,我想一定是那位高级的魔法师在暗中帮我们吧!」
  「这些狗怎么办?扔在着好像太浪费了。」
  我看着这些狗摸了摸肚子对小霏说:「不如把它们做成肉乾吧!皮还起码能做三件衣服呢!」
  「也好,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吃过肉了」说干就干,我们两人合力剥了第一头狗的皮到第四头时我们以驾轻就熟了,我们两人飞快的把剩下的八头都处理了。
  随后我们用树枝做了个拖板等到天黑,悄悄的把狗皮狗肉分两次运到了家里。
  当晚小霏她娘被我们运回的这幺多肉吓坏了,听了我们的经历后,不但不怕了还用脚很踹了狗皮几脚为我们出气。
  「高个,娘快来吃狗肉啊~ 」小霏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破瓦罐,满脸笑容的叫着。


  「高个来这个给你,多吃点你的伤才能快点好啊~ 」小霏从瓦罐里捞了块没有骨头的精肉夹到我碗里。
  「大娘,小霏你们也吃啊!」
  看着他们母女俩都把好肉给我吃,自己只啃点骨头。
  我挑了几块肉夹到大娘和小霏的碗里「肉还有好多呢,你们自己也多吃点,我的伤快好了不信你看」我脱下衣服解开胸前用来包扎伤口的布条,里面已经都结疥了只不过样子有点可怕,一块一块的像龟纹状的疥部满了我的全身,和脸上的一样。
  小霏把补满补丁的衣扔在我身上「好了好了,快穿上少恶心人了。」
  「我很恶心吗?」
  「你身上的这层龟裂老厚「皮」有的地方亮亮的,有的地方还在流浓呢!你说恶心不恶心」「好了好了,快吃肉在不吃都要被我吃完了哦~.」大娘为我解围道:「等你伤全好了那些疥自然都会脱掉的」我还是不服气道「你别看这层「皮」难看,太阳晒不热,冷风吹不冷,怎么样」「哈哈,有怎么好?那就是说以后不需要我帮你抓痒了喽~ 」小霏坏坏的看着我笑。
  「……其实也没这幺好啦~ 我只不过是自我安慰一下啊!你连这个都不成全我啊!」
  我一想到那种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我全身爬的感觉,一害怕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我和你开玩笑的啦,要是那儿痒就叫我哦~ 不要自己老把皮抓破,要烂的知道吗?」
  小霏红着脸低头闷吃碗里的狗肉。
  就在几天前,我的下身突然奇痒不比,我又不好意思叫小霏帮我抓,没想到自己用力一抓就把皮给抓破了,我又不好意思叫小霏帮我包扎,就自己用布条把「小弟弟」包的像「阿拉伯」人一样,走路都不方便。后来还是由小霏帮我代劳的,小霏的手艺没话说啊!才二三下就包的精致灵巧,还有那草药,感觉晾晾的甭提有多舒服了,现在我的下身也已经结疥,没有小霏的话我还真有可能变太监呢!
  我马上岔开话题「大娘你说那些狗皮用来做衣服怎么样?」
  「这样不好,要是我们要饭的穿的这幺好还怎么讨的到东西呢!」
  「娘,不如我们用这些皮做被子吧!天热能用来当床垫,天冷能当被子盖,那多好啊!」
  听了小霏的提议我和大娘都表示同意。
  几天后,大娘把那些狗皮做成了三张皮被子给我们当床垫,那感觉真的好舒服,我们三人开心的抚摩着自己的被子。
  「嘭」突然我们的屋门被人踢开,一群身穿黑色软甲帽子上带有官府徽章的高大卫兵冲进屋子,把我们围在中间。
  「赫队长就是他们偷杀了我家的狗」说话的正是那天放狗咬我们的那个死胖子。
  「什么狗?我们是要饭的不知道什么狗」我把小霏母女俩护在身后大叫道。
  那个赫队长走到我面前,把我手中的狗皮被一把夺了过去用手捏了捏后问道:「这是什么?」
  「前几天我们在城外碰到了一群野狗要吃我们,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被雷劈死了,我们就把它们捡回来了」我理直气壮的狡辩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