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子相认
母子相认
 
 陈涵不安的走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胡静娴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低头写着些什么。

  「老师,你找我?」来到胡静娴跟前陈涵紧张的说道。

  「嗯,你先坐下,我先忙完手里的事。」胡静娴也没有抬头,做着手里的工作说道。

  闻言陈涵找了张凳子战战兢兢坐了来下,双手放在腿上很是紧张。

  在陈涵不安的等待中,胡静娴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头来对着陈涵温柔一笑轻声说道:「能跟老师说说你的成绩为什么下滑的这么快吗?「「我……」看见胡静娴露出微笑,陈涵那颗悬着的心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但是一听到后面的话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胡静娴当然知道其中的原由,见陈涵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开口直接,沉默了一会说道:「要不这样好了,你放学后到校们口等我,有什么事我们放学再说好了。「「好……好的。」陈涵也不敢有任何意见直接点头应是。

  「那好,你先回去吧,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嗯!」陈涵轻轻的应了一声便出了办公室。

  胡静娴看着陈涵的背影,露出一抹动人的微笑,嘴角上扬带动着嘴角的小黑痣,笑的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美,仿佛一切都因为她这一笑而化解,但是在这动人的微笑中又带着一抹忧伤,这种忧伤来自她内心的深处久久不化……放学后陈涵依言来到校门口,门口的人来来往往并没有看到胡静娴,于是就在校门口等了起来。

  大概等了十分钟左右,校门口的学生渐渐变少,这时一辆白色的MINI停在了校门口。

  看到这辆白色的MINI,陈涵知道是胡静娴的车,因为上次和胡静娴回家,坐的就是这辆车,陈涵来到车前看到车窗放下,露出一张成熟美艳的玉脸。

  车内胡静娴坐在驾驶座上看向窗外的陈涵露出一抹洁白的牙齿说道「先上车吧!」「嗯!」陈涵依言跑到车的另一边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坐在位置陈涵有些局促,不知道胡静娴要带自己去哪,也不好意思问,假装在车里四处打量。

  「来,把安全带系好!」还不待做出动作,陈涵的鼻间便嗅到一股好闻的沁人心腑的幽香,转头看去,只见胡静娴将曼妙的娇躯靠了过来伸手替他系安全带,由于胡静娴正弯着身子,陈涵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胡静娴的胸口的春色,只见她衬衣最上面的几颗纽扣没有扣上,身体向前倾,衣领大开,胸前两团高耸的软肉被黑色蕾丝文胸紧紧包裹着,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虽然是无意看到,但是看到这一幕陈涵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一时间无法移开。

  「ok!」胡静娴撤回身子,完全没有注意陈涵的视线,自顾自的扯过安全带从胸前勒过系好。

  车子启动,胡静娴轻轻的踩下了油门,脚下轻微的动作,却引起了陈涵的注意,视线朝下看去刚好可以看到胡静娴的那双完美的玉腿,陈涵的呼吸顿时一促。

  大腿浑圆,膝盖玉润,轻轻靠在一起,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下隐隐浮现一丝雪肌的嫩红,若隐若现,一种神秘之感油然而生,似在不断的诱惑着别人探知其中的奥秘,小腿修长,没有丝毫的赘肉,此时微微分开,轻踩汽车的两个踏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笔直,曲线优美无比!

  「我们先去吃完吧!」胡静娴突然发声,转过头来看了陈涵一眼。

  「哦!」陈涵被惊得一颤,赶紧收回目光,心虚的应了一声。

  「那你想吃什么呢?」胡静娴又问道「随便吃什么都可以的!」陈涵应付了一声,他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吃的方面,而是在苦恼着该怎么和胡静娴相处,怎么应对两人之间的关系。

  「好!」胡静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一时间车里安静了下来,气氛有点尴尬。

  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两人来到了一家中餐厅,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看看你要吃什么,喜欢的随便点!」胡静娴说着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了陈涵。

  陈涵接过,看着手里的菜单暗自咂舌,自小被老奶奶收养后,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高级的餐厅,也没有吃过这么贵的菜,看着菜单上价格实在不还意思开口点菜,只好让胡静娴来点。

  胡静娴也没有推脱,一连点了七八个菜,刚好很符合陈涵的胃口,这不禁让那个陈涵暗想「虽然两人分散多年,但毕竟是亲生母子啊,两人的口味也是那么相似。「「这些菜你都会吃的吧?」胡静娴点完了菜看着陈涵问道。

  「嗯,会吃,而且刚好都是我从小喜欢吃的呢」陈涵说道。

  「那就好!」胡静娴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家餐厅上菜的速度很快,一会儿菜便的陆续的上来。

  两人吃了起来,胡静娴期间时不时的给陈涵夹菜,让他多吃一些。

  不一会儿两人吃完,胡静娴结完了帐,便带着陈涵来到了一家商场,向商场的二楼卖男装地方走去。

  胡静娴一连挑了好几件衣服给陈涵,也不管价格只要是陈涵穿着合身的就会买下,不一会儿就买了好几件。

  陈涵手里拿着大包小包一时有些不适应,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也从来没有一下子买这么多过,老奶奶收养自己之前家里本来就不是很宽裕,收养自己之后就更不用说,能有衣服穿就很不错了,他虽然希望能有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但是他也不敢太多的去奢望,他只希望能早点找到自己的父母,一家人能团聚。

  然而现在终于遇到了自己的亲生妈妈,她不仅给自己买喜欢的衣服,还带自己去吃好吃的,这感觉有些不真实,他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这是真的吗?」于是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用手在自己身上掐了一下,感觉到疼痛,他终于意识到这是真的,他从小盼望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知不觉间眼眶被泪水打湿,感觉快要流下来,想伸手把眼泪擦掉,可是又怕被胡静娴看到,一时间低着头默默的站在原地努力的不让自己眼泪留下来。

  发现陈涵站在后面没有跟上来,胡静娴觉得有些奇怪本想叫他一声,不过在陈涵低头瞬间她看到了陈涵眼中的泪水,让她一下子忘记了出声,站在陈涵不远出默默的看着陈涵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划过了脸颊,只觉得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很痛很痛,痛到无法呼吸,她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不小心,如果当时能把他待在身边有很多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母子俩一分离就是十几年,但好在两人又相聚了,上天给了她补偿的机会,她决定要补偿他,不管他要什么都会满足他,把这十几年所亏的欠弥补回来。

  母子两人就站在商场的过道上,两人相距不足一米但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站着,过道上人来人往,也没有人去注意或者觉得奇怪。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回到了车上,胡静娴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低头不语的陈涵,张嘴语言,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轻轻的叹了口气,欲启动车子,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陈涵低沉的声音。

  「我可以叫你妈妈么?」胡静娴转头看去,只见陈涵紧紧的盯着自己,眼中闪着希冀的光芒,胡静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说什么?」陈涵心中下定了决心,深吸了口气再次说道:「我可以叫你妈妈么?」「可以,可以的!可以的!呜呜~ ……」胡静娴此刻再也忍不住将陈涵一把抱在怀里痛声哭泣,嘴里还自责的啜泣道:「我的孩子啊!我就是你的妈妈,你的亲生妈妈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当初就不该把你留下,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请你原谅妈妈么?那天晚上妈妈就想与你相认,但是妈妈不敢呐,害怕你会不认我这个坏妈妈,呜呜~ ……「「妈妈,我没怪你,我只想着找到你,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妈妈!」被胡静娴的哭声感染陈涵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车内母子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着着这真实而久围的重逢,流着幸福的泪水,就好像那晚的意外没有发生一样,现在的他们有的只是满心的喜悦与欢喜。

  两人在车内相拥了一会,胡静娴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看着陈涵,脸上挂着泪痕,鼻子一下一下的啜着气停不下来,显得有些楚楚可怜,让人有种想抱在怀里的冲动。

  哭泣过后胡静娴双眼有些泛红,直勾勾的看着陈涵哽咽道:「你可以不可以再叫我一声……妈妈?」陈涵看着胡静娴祈求的眼神毫不犹豫的道:「妈妈!」对于这个要求他当然不会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心里很是期望着两人的关系能得到更进一步的肯定。

  「嗯嗯!」胡静娴很是激动,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轻轻一笑美丽动人,带动着嘴角的美人痣,本就是柔情似水的她,这样的风采看起来更是温柔而妩媚。

  胡静娴吸了吸鼻子终于注意道自己哭了这么久,有些失态了,伸出玉手抹掉玉脸上残留的泪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说道:「好了,这么晚了,你也不要回学校了,我们直接去你家吧!」陈涵点头应是:「好啊!」母子两人终于相认胡静娴此刻的心情特别的好,对着陈涵展颜一笑,发动车子,朝陈涵的家开去。

  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相认的母子两人,始终沉浸在母子相认喜悦的气氛中,母子两人分离多年,十分珍惜这次的重聚,只要一有时间机会就会聚在一起,但是在学校有这么多人,怕被人发现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相聚,所以母子两人基本上每天放学都是去陈涵的家独处。

  在相处的过程中,母子两人都没有去提起那晚发生的意外,母子乱伦就好像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一样,母子肏屄是被这个社会所不耻的事情,本来这一沉重的枷锁会约束在母子之间,但是骨肉重逢的喜悦冲淡了这次意外带给两人的尴尬,两人和睦相处,始终相敬如宾,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一天放学后,陈涵出了校门独自一人走到了一个街道的拐角处,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等着胡静娴来接自己回家。

  这是陈涵和胡静娴每天约定好的地方,为了不让人发现,两人特意找了这么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不管谁先来都在这里等。

  等了五六分钟,一辆白色的MINICOOPER停在了陈涵的身前,陈涵四处张望了下发现没人注意,便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车子也没过多的停留,陈涵上了车便往前开去。

  「呼!!!」进了车陈涵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

  「有必要那么小心翼翼的么,跟做贼一样。」正在开车的胡静娴看了儿子一眼打趣道。

  其实胡静娴也不想这样偷偷摸摸的,就好像真的做贼一样,本来她是想跟林御风直接摊牌的,告诉他自己已经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不管他同不同意,她都要抚养的陈涵,要让人们知道陈涵是她胡静娴的儿子,对于两人的关系也不用在躲躲藏藏的,可以给陈涵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但是却被陈涵拒接了,因为他怕自己的出现,给胡静娴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想破坏一个美好的家庭,只要母子团聚、相认这就够了。

  「小心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免得被人发现。」陈涵笑嘻嘻的说道。

  看到陈涵脸上无所谓的笑容,胡静娴心中很是愧疚,明明是亲生母子,却不能公之于众,只能隐藏在两人的心中。

  「涵涵,我们没必要这样的,我……」胡静娴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涵打断:「没事的,妈妈,我觉得挺好的。」其实陈涵这样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这个小秘密一直藏在他的心里,谁也没有告诉,他害怕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更害怕被胡静娴知道,因为这个秘密就和胡静娴有关。

  虽然两人是母子,但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的妈妈,而这种爱,不是母子之间的爱,而是男女之间的爱。

  而这种爱的源头,就是来自那晚发生的意外。

  对于那场意外,两人都闭口不淡,但是这不代表着这件事情已经被忘记。

  那晚虽然没有多少感觉,但是却被陈涵牢牢的记在心里。

  母子乱伦,陈涵想想都觉得心跳加速,是那么的刺激,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我居然和妈妈发生了性关系!」这句话老是出现在陈涵的脑海里。

  也正是这句话,让陈涵意识到妈妈也是个女人,白天她是一位从事教育事业令人尊敬的老师,晚上又是一位充满母爱的妈妈,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而且是个美丽而又温柔充满韵味的成熟女人。

  这让陈涵不得不用一个女性的角度去看她,发现自己的妈妈有着母爱的美之外的女性之美。

  时常看着自己的妈妈,陈涵发现自己的心跳得是那么的剧烈,只要一看到她心里就没来由的觉得有一种难言于表的喜悦,看不到她心里就会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反应,陈涵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位美丽的妈妈。

  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份感情,也只能藏在自己的心里,不敢告诉静娴,只要每天能见到她,每天陪在她身边这也就足够了。

  而对于儿子的这份爱,胡静娴当然还不知道,她只觉得很是愧疚,自己真不是个好妈妈,不能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儿子还这么为自己着想,这更加坚定了她要补偿儿子的心,不管儿子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

  不知不觉间,母子两人一路说笑的来到了陈涵的家。

  不,准确的来说是陈涵和胡静娴两人的家,只属于他们母子两人的家,这个家虽然老旧,但满满都是爱,十分的温馨。

  回到家,两人分工很明确,陈涵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作业,胡静娴在厨房里做饭炒菜,胡静娴的厨艺很好,菜香四溢,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内。

  菜香味飘进了陈涵的房间,闻着鼻间的香味,心里满满都是幸福。

  「涵涵,可以吃了!」做好饭菜胡静娴叫陈涵吃饭。

  「嗯!妈妈,你做的菜好香啊,我在房间里都闻到了,害得我都没心思做作业了。」陈涵来到餐桌前闻了闻胡静娴炒的菜由衷称赞道。

  胡静娴高兴一笑,将饭碗递给陈涵,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她心里还是很受用的。一顿晚饭吃了十几分钟,母子两人吃完了晚饭,陈涵挣着要收拾碗筷,不过被胡静娴拒绝了,他也只要回到房间继续做起作业。

  时间过得很快,胡静娴将陈涵的作业检查完并辅导了一下功课,时间已经是很晚了。两人洗完了澡,准备睡觉,陈涵似乎有话要说,张口欲言,不过又闭上了嘴巴。

  见陈涵欲言又止的模样胡静娴问道:「涵涵,你有什么事要说么?」「我……我……」陈涵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说,吞吞吐吐了半天,最后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妈妈,我今天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可以啊,你进来吧!」胡静娴说着走进了陈涵的房间。

  因为这几天,胡静娴都是睡在陈涵的房间,而陈涵则是睡在客厅,虽然还有一个卧室,但那个房间是死去老奶奶的房间,陈涵为了追念奶奶,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动,还是和老奶奶死前一样,所以老奶奶的卧室不方便住人。

  「啊!」陈涵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他就只是问一下,不抱什么希望,然而胡静娴却爽快的答应了,这出乎了他的意料。

  「啊什么啊,快进来吧!」胡静娴白了他一眼,笑着说到。

  陈涵恍恍惚惚的,不知道什么进的房间,也不知道什么睡在了床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一片漆黑,而自己也被静娴抱在怀里,一只小手还温柔的抚摸着陈涵的头发。

  此时此刻陈涵感到无比的温馨,这是他期盼了多少年的,今天终于实现了,心中很是感慨,忍不住出言道:「要是爸爸还在那就好了!」听到儿子的话,胡静娴停下摸着陈涵头的玉手,心里一阵扯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

  见胡静娴沉默不语,陈涵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自责道:「对不起,妈妈,我,我不该说这些的,你不要怪我好么?」「不,妈妈没有怪你,要怪也只能怪妈妈自己,如果当时妈妈没有摔倒晕过去,也许你爸爸就……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这一切都是妈妈的错。」胡静娴说着搂着陈涵背后的手紧了紧,原本放在陈涵头上的手,也越发用力的将儿子的头压向自己的胸部。

  陈涵脸几乎埋在胡静娴柔的酥胸里,一股浓浓的奶香味扑面而来,还杂夹着一股成熟女人身上才有的沁鼻体香。

  陈涵满脸陶醉,完全沉浸在这有人的体香中,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起那晚所发生的一幕幕,那晚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母子间的禁忌刺激,让他浑身发热,原本软趴趴的肉棒也渐渐抬起了头,最后直接顶在了胡静娴柔软的小腹上。

  胡静娴很快察觉到了儿子的异常,她很害怕不敢乱动,心里也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母子俩在那晚已经突破了最后的禁忌,而且她还是被迫的,但是她对陈涵也没有什么怨恨,反而还觉得有些愧疚,分离这么多年对陈涵充满了歉意,自己应该好好补偿他才是。

  想到这胡静娴轻轻的叹了口气,低下头幽幽的对陈涵说道:「你……你是不是在想那晚事?」「啊,什么?」陈涵一时还没明白过来,下意识的抬起头。

  一下子两人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相距也就几公分,离的很近很近,彼此呼出的气息都能吹到对方的脸上。

  四目相对,陈涵轻轻嗅着从胡静娴嘴里发出的气息,现在的他也终于明白过来,刚才胡静娴的问话。

  但是他又不敢确定胡静娴问的是不是这件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近距离的看着胡静娴的美眸在黑夜中闪闪发亮。

  「你是不是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见陈涵不答胡静娴再次轻声问道。

  「我……」然而还没等陈涵说出口,便被胡静娴的玉手捂住了嘴巴。

  陈涵不解,看着近在咫尺的幽幽美眸,只听胡静娴幽幽的说道:「如果你需要,妈妈可以帮你。」说着伸出一只玉手朝陈涵的下身摸去。

  很快胡静娴的小手便隔着睡裤摸到了陈涵坚挺的肉棒,刚摸到胡静娴下意识收回小手,似乎有些惊叹于儿子粗壮的肉棒,不过很快又重新抓住,开始隔着裤子轻轻撸动。

  过了一会似乎觉得有些不方便,于是直接将玉手伸进了陈涵裤子,小手零距离的握住了儿子坚硬的男根,又重新开始上下撸动。

  肉棒被妈妈温柔的小手捉住,陈涵觉得有些不真实,妈妈居然会给自己撸管,如果不是下身那温润如玉的触感,陈涵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肉棒被妈妈小手不停撸动,浑身舒爽,闭着眼睛忍不住「哦!」的叫了一声。

  然而更让陈涵性奋的还在后面,只见胡静娴抽回了伸在陈涵背后的玉手,接着拉起儿子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酥胸上。



待续